提高中国女子冰球水平仅靠砸钱不够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提高中国女子冰球水平仅靠砸钱不够 提高中国女子冰球水平仅靠砸钱不够

4月7日,2019国际冰联女子冰球世锦赛甲级B组,中国队(白衣)与韩国队(蓝衣)比赛中,双方队员拼抢。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慈鑫/摄

清明小长假,位于北京西郊首钢园区的首钢冰球馆异常热闹,正在这里举行的2019年国际冰联女子冰球世锦赛甲级B组的比赛吸引了大批观众,其中有不少孩子。在北京这座全国青少年冰球运动发展最好的城市,冰球小将们也是难得的近距离观看高水平冰球赛事。

主场作战的中国女子冰球队截至目前两战连捷,没有辜负观众的期望。但对于中国女子冰球来说,要想争取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上夺得一枚奖牌,显然不能满足于参加世锦赛甲级B组这个档次的比赛(甲级B组在国际女子冰球赛事体系里属于第三档次)。为此,中国女子冰球在过去两年采取了一些措施提高自身水平,包括投入了较大人力物力参加加拿大女子冰球联赛,但这个联赛却在10天前突然宣布停摆。

CWHL之“死”

加拿大女子冰球联赛(英文简称CWHL)官方在3月31日发布公告,宣布联赛因经营困难将从5月1日开始停止运作,CWHL在新闻简报里表示,“联赛的商业模式无法为联赛带来持续的经济收入。”

CWHL远不像美国四大职业联盟之一的北美冰球职业联赛NHL那样为人们熟知,但是在国际女子冰球界,它是目前全球仅有的两大女子冰球职业联赛之一(另一个是美国的NWHL),不少国际一流的女子冰球运动员都在CWHL的球队效力。

CWHL的停摆对于国际女子冰球运动的发展无疑会产生极大影响,造成联赛停摆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不可忽视的一点是,来自中国的资金却可能是导致联赛走向“死亡”的众多原因之一。

一方面是联赛官方宣布因经营困难导致联赛难以为继,另一方面又说是中国资金的介入成为联赛停摆的诱因之一,这看起来自相矛盾的两种说法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还要从2017年6月,CWHL正式宣布吸纳中国球队加入联盟说起。

2017年6月5日,CWHL与中国冰球协会、北京昆仑鸿星冰球俱乐部在加拿大冰球名人堂正式宣布,中国将有两支队伍加入CWHL,两支队伍的主场均设在深圳。

在以冰球为国球的加拿大,加拿大冰球名人堂是加拿大冰球的最高殿堂。在这里宣布一项与外国冰球队伍有关的事宜,也是加拿大冰球历史上罕见的一幕。很显然的是,这在加拿大引发轰动的冰球大事件离不开中方资金的推动。

CWHL创立于2007年,原本是一项北美范围内的业余女子冰球联赛,在中国两支队伍加入之前,CWHL的5支参赛队伍(加拿大4支、美国1支)都没有明确的球员薪资标准,绝大多数参赛球员都是业余冰球选手,只有个别明星选手能从联赛获得稳定但数额也不太高的补贴。

CWHL吸收两支中国球队加入,并且中国球队的主场在深圳,使得CWHL事实上变成了一个跨大洲的联赛,步伐迈的比北美四大职业联赛还要快。但随之而来的是运营成本大幅增加。中方为此向CWHL支付了不菲的费用。

CWHL也在中国球队加入和得到中方资金之后,具备了向所有球员发放薪资的经济基础。从2017至2018赛季开始,CWHL根据球员的实力,每年向每名球员发放2000元至1万加元(约合人民币1万至5万元)不等的工资。据美国ESPN的报道,有球员表示,这样的薪资标准并不足以维持球员的基本生活,因此,绝大多数球员都另有一份工作。但从CWHL来说,为所有球员提供稳定的收入,也意味着它成为一项职业联赛。

不过,中国的两支球队(从上赛季开始两队合并为一支:深圳昆仑鸿星万科阳光队)为球员提供的工资,远高于CWHL的薪资标准。据业内人士透露,中国球队为球员提供的年薪大约在5万加元(约合25万元人民币),这造成了CWHL旗下中国球队与其他球队在球员薪资待遇上的巨大鸿沟。而短期内,CWHL也不具备去弥补各队之间这一薪资鸿沟的能力。

2017年,当中国球队加入CWHL时,CWHL认为这是联赛获得更大发展的一个机会。中国的确为CWHL提供了更多的资金,但转变为职业联赛之后的CWHL,也必须寻求到更多的赞助,以满足联赛所需的更高成本。

不幸的是,在男子冰球占绝对统治地位的冰球运动上,尽管世界女子冰球运动发展速度很快,女子冰球所能得到的关注度和所具备的商业价值依然有限。

此外,业内人士表示,CWHL作为创建只有12年,并且之前一直是业余性质的联赛,其所具备的联赛运营和商业开发能力也有缺陷。一些球员就对CWHL的宣传和推广力度不够多有微词。

加上北美地区的两大女子冰球职业联赛之间也存在竞争关系,两大联赛必须在有限的市场空间里争夺资源。美联社去年10月的一篇报道称,从长远来看,北美地区两大女子冰球职业联赛的合并将不可避免。

考虑到世界女子冰球运动的现实环境,也有业内人士指出获得球队在CWHL的参赛资格,以较大的代价助推CWHL从业余联赛转变为职业联赛,这一举措可能违背了女子冰球运动当前的发展规律。不过,据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了解,昆仑鸿星正在设法推动CWHL尽快恢复正常,或是寻找其他联赛,以保证深圳昆仑鸿星女队能够继续参加国际高水平的女子冰球联赛。

中国女冰的冬奥梦想

冰球是冬奥会上唯一的集体球类项目,关注度高、影响力巨大,但中国男子冰球与世界一流水平相去甚远,中国男子冰球队能够被国际冰联特批取得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参赛资格已经是一个历史突破,但在2022北京冬奥会上,面对实力远高于自己的各支强队,中国男子冰球能打进一球应该就是胜利。因此,曾获得1998年长野冬奥会女冰第四名的成绩,成为中国冰球在2022冬奥会上走的更远的希望所在。中国冰球协会最早给中国女冰定的目标是冬奥会“保牌争金”,现在的目标虽然有所调低,但在国际女子冰球运动飞速发展而中国女子冰球运动多年停滞不前甚至倒退的背景下,中国女冰要完成北京冬奥会任务也是困难重重。

相比起职业化已有100多年历史的世界男子冰球运动,世界女子冰球运动是直到近20年才迎来发展高峰。

2007年加拿大女子冰球联赛CWHL创立,2015年美国女子冰球职业联赛NWHL创立,都是近20年世界女子冰球运动快速发展的产物。

美国的一项调查显示,在2002年美国女队在盐湖城冬奥会夺取女子冰球冠军后的10年时间里,美国参与女子冰球运动的注册人数从7000人增加到超过7万人,10年时间增长了10倍。

整个世界女子冰球的发展环境与1998年中国女队夺得冬奥会第四名时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中国女子冰球运动在这近20年里却没有太大变化。

目前,全国的女子冰球运动员不足百人,各级别国家队在组建时,选拔运动员基本上没有太大的选择余地,因为可挑选的人就这么多。中国女子冰球目前仍以专业队为人才主要培养单位,但编制不足长期困扰着地方专业队,2017年亚洲冬季运动会在日本札幌举办时,当时的中国女冰国家队阵容中半数以上队员没有编制。

待遇低、条件差,一直都是中国女子冰球专业队生存状况的真实写照。

所以,1998年长野冬奥会的第四名迄今都是中国女子冰球的最高荣誉。在此之后,随着世界各国女子冰球运动的发展,中国女子冰球的国际大赛成绩总体呈下滑趋势。2002年盐湖城和2010年温哥华,中国女子冰球队两次获得冬奥会第7名,但2006、2014和2018三届冬奥会,中国女冰均未获得参赛资格。在亚洲,中国女冰曾经是亚洲霸主,但过去20年,与日本女冰的差距越来越大,目前已经与日本女冰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内外环境都是如此严峻,中国女冰要想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上取得理想成绩,必须要拿出一些切实有效的办法。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2017年,中国冰球协会与昆仑鸿星合作,以共建国家女子冰球队的方式,组建两支队伍参加CWHL。

但CWHL作为加拿大的女子冰球联赛,为何要吸收中国球队参赛?中方的资金无疑是最好的敲门砖。

由于中国女子冰球运动的整体水平相比加拿大、美国还有不小的差距,在参加CWHL的队伍里,中国籍球员实际上也是少数。在两支中国队伍于去年合并为一支队伍后,队中的中国籍球员只有8人,其中能作为绝对主力出场的只有两到三人。

能够参加CWHL的中国球员,待遇有了质的提高。正如前文所说,深圳昆仑鸿星队的队员年薪大约在25万元人民币左右,相比起中国女子冰球地方专业队队员通常3000元左右的月工资,队员的待遇翻了好几番,如果相比起那些没有编制的中国女子冰球运动员,待遇更是天壤之别。即便对比CWHL其他球队的球员,也可以看出中国球队的工资水平是最高的。

而据原中国女子冰球队国手、退役后在深圳昆仑鸿星管理层工作的孙锐介绍,对于中国运动员来说,参加CWHL的过程也是体会、学习冰球发达国家的冰球文化,学习更先进的冰球理念、技战术的过程。通过比赛表现就能看的出来,过去两年,参加CWHL的中国球员、特别是主力球员的能力都有了较大程度的提高。

在深圳昆仑鸿星效力的中国女冰老将于柏巍向记者表示,参加CWHL的这两年,自己的收获很多,在这样的高水平赛事平台锻炼确实很有价值。

不过,由于国内多数女冰运动员并不在深圳昆仑鸿星队中,也就没有享受高薪和在CWHL得到锻炼的机会。一方面是因为CWHL对于国内大多数女冰队员来说,平台还是偏高,以她们的水平无法在CWHL获得充足的比赛机会;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各地方队、集训队都有自己的训练和比赛计划。但如此一来,在提高整个中国女子冰球运动的层面上,中方付出巨大代价促成中国球队参加CWHL的实际效果也就打了折扣。

究竟如何与狼共舞

两年前,CWHL在加拿大冰球名人堂宣布中国球队加盟的盛况依然让很多在现场的人士回味,中方给CWHL带去了资金,中国球队拿到了高水平赛事的门票,但谁能想到,短短两年时间,CWHL却又因为钱的问题走到了末路。

国内一名冰球界人士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无论是评价中国女子冰球运动因中国球队加盟CWHL带来的整体受益情况,还是从CWHL被迫停摆的原因和结果看,中国冰球协会、相关企业乃至整个中国冰球界都应该反思,一个体育项目的良性发展需要资金,但不是一切想要的结果都能用钱砸出来的,体育的发展更需要尊重体育运动的客观规律。

中国冰球的底子薄、基础差,运动员的待遇普遍较低,但近几年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青少年冰球培训火爆,青少年冰球教练的收入轻松就可达到月薪两三万元。因此,很多当打之年的运动员或是很有培养前途的运动员都提早退役,冰球运动队的人才流失严重。相信这是当初中国冰球协会和相关企业以高薪留人的初衷。

不仅深圳昆仑鸿星给女冰队员开出了较高的待遇,昆仑鸿星男队也以高薪的方式去试图吸引国内其他运动队的运动员。

但是,一个运动项目的发展不可能只有一支队伍,当深圳昆仑鸿星在CWHL以高薪著称时,最终却是联赛的运营难以为继,整个联赛垮了,深圳昆仑鸿星又怎能独善其身?当昆仑鸿星男队在国内以高薪“挖”到其他队伍的队员时,其他队伍辛苦培养了十几年的人才就这样流失,这些队伍如何还会愿意继续培养人才?如果人才培养单位越来越少,最终受损的还是中国冰球。

2022年北京冬奥会日益临近,冰球作为冬奥会上最受关注的大项,中国男女冰球队肩负的成绩压力可想而知。

为了尽快提高队伍实力,中国冰球采取国际体育交流中普遍采用的“与狼共舞”的办法也是一条可行之道,但必须做到有的放矢。

例如,如何确定一个在更大范围内都能实现的运动员待遇提高标准、如何保证更多的中国运动员能够得到锻炼,如何捋顺“与狼共舞”的队伍与国内各地方队之间的关系、如何选择最合适的国外赛事平台和真正做到中外双赢。

其实,这几年请进来走出去的中国运动队有很多,有些队伍已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比如中国垒球协会与首钢体育共建的中国女子垒球国家队,就以整支国家女垒为班底,赴美参加美职垒(NPF),无论是队伍整体的受益情况,还是对中美体育交流的推动,都获得了良好效果。

但“与狼共舞”毕竟是短期见效的手段,一个运动项目要想长期发展,还需要建立长远的战略,2022不应该是中国冰球的终极目标。

原中国女子冰球队的韩国籍主教练李泰旻,此次女冰世锦赛期间在北京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中国女子冰球的根本问题是需要建立一个良性发展体系的问题,仅仅着眼于为个别球员解决参加高水平联赛的机会,还不能治本。”

李泰旻表示,其实,在亚洲范围内就有一个非常好的学习榜样,日本女子冰球的发展经验就值得中国和韩国借鉴。

日本冰球,包括女子冰球,是从建立一个10年发展计划开始,包括最基层的冰球推广计划、青少年冰球运动开展计划、建立和完善学校的冰球联赛、再到为最高水平的冰球运动员提供培训和比赛机会等等。这样的发展计划很难在短期内见到效果,但能够给予一个国家原本落后的体育项目真正的生命力。目前日本队已经把亚洲女子冰球原来的霸主——中国队远远甩在身后,是亚洲唯一跻身女子冰球世锦赛顶级组的队伍。其实,日本女子冰球的崛起也不过十几年的时间。

本报北京4月8日电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慈鑫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上一篇:中国民间公益社团组织抵达莫桑比克开展救援 下一篇:“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学习丛书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